•  

    那个舞台寂寞了多久。

    喧嚣的音乐鼎沸的人声都去了哪里。

     

    那年冬天你们在温暖的海边看着落日,美好的就像一幅画。

    沙滩上漫步的少年。林间开怀大笑的勾肩搭背。


    世界那么大,却偏偏遇上你。

    世界那么大,却固执的非你不可。

    世界那么大,却找不到第二个东方神起

     

  • 很久没正经的写过什么了。连日记都是一样。

    天气越来越冷。冻得逐渐失去知觉。一个人或者一帮人走在路上总是恍惚的不知想起了什么。

    几年熟悉的物件路线公车最近在重新经历。在时隔两三年后。

    总是有些不同了。只是我现在已经什么都表达不出来了。

    常联系的变成了新近认识的陌生人。

    谈笑风生,喜欢就聚在一起。不喜欢就分道扬镳。这样的简单多好。


    周一的时候下雪了。

    我又自虐的想到高三那年的雪。

    圣诞节,晚自习,学校走廊,墨蓝的天。

    然后就什么都没有了。


    最近在疯狂的看日剧,不管不顾的看。

    小栗旬,向井理,三浦春马,佐藤健,成宫宽贵..........

    我把那个人和他的团队遗忘了很久。

    不知道他是胖是瘦,生病还是健康。开心或者难过。

    我只是在等待最终的结局。

     

    更新的那张MAMA上爷回眸的图。

    大神果然是大神。

    镜头下的朴有天总是风情万种。

    黑白画映。

    世间的色彩只在你身上。

     

    看着你就忘了哭。

     

  • 那一年回眸遇见,此生沉沦。
    那一年天籁过耳,终生追随。

    我钦佩的男人,会在最疲惫时,用力撑出完美的笑容,表示自己还能承受,会在受到伤害时,用微颤的声音说出没事。在人前强装着天一样的存在,身后是累累伤痕。想拍拍你的肩,你可以软弱一点,不用如此坚韧,不然,我会心疼。

    我欣赏的男人,会适时的抽风,调节掌控着欢乐的气氛,会在谈到过往的辛苦时,用手背遮着嘴嫣然一笑,说一切都无所谓。惊艳的彩虹音,华美的音符刺激着耳膜,想握握你的手,你可以放松一点,不用如此辛苦,不然,我会心疼。

    我爱慕的男人,会在情动处放肆哭泣,眼角带泪我见犹怜,会在快乐时放声大笑,眼角笑纹日渐明显。天生的高贵,适时的雅痞,满眼都是温柔,笑里全是寂寞。深夜的弹奏,不懈的创作,想抱抱你的腰,你可以再闲适一些,不用如此努力,不然,我会心疼。

    我宠爱的男人,会讲并不好笑的冷笑话,还乐在其中,会用最平静的情绪,回忆那段痛苦的变声岁月。用强劲的舞步和高亢的声音,掩饰着苍白的脸庞和虚弱的身体。想摸摸你的头,你可以偷懒一点,不用如此拼命,不然,我会心疼。

    我倾慕的男人,会用他的机智成熟,收拾逆生长的哥哥们的烂摊子,会用沉默的强势,守护着他的哥哥们。没有华丽的舞步,没有娴熟的技巧,却有着最激荡的高音。想捏捏你的脸,你可以再幼稚一点,不要如此少年老成,不然,我会心疼。

    神现东方。东方神起。

    以我的不朽,守护你的神迹。

    Cherry kiss

    以我的珍爱,换取你的宠爱。

    我是你的最钟爱,你是我的最终爱。